华人彩官网

编辑:丁艳艳
设计:马静
制作:邱继敏
导航
最设计本期人物***——中装新网
王黑龙

不尖叫

反观当下,对“尖叫”形式的热衷和对所谓“标识性”的追求常常使人们忘记了设计的本义。

不尖叫王黑龙

经典语录

话语权

通过宣传和推广,通过参加赛事和获奖增加影响力,你能获得较多的名声,但最终的作品仍是硬道理。

本质

设计师是问题的解决者,而不是问题的制造者。设计是生活的引领者和参与者,也是帮助人们摆脱平庸的创意导师,但他不应脱离生活,尖叫和扮鬼脸并不能摆脱平庸,其本身即是一种低级和庸俗的表现,好的设计是一份感动,是一份温暖,是一个会心的微笑。

风格

风格化的设计面孔是一种给自己的设计打上标签的企图,是一种商业行为,但并不符合设计为客户解决问题,求新求变的本质。

设计师
简介

王黑龙,著名室内设计师,创意空间制造者。黑龙设计品牌创办人、设计总监,HLD设计顾问(香港)创意总监。

代表
作品

黑龙和黑龙设计团队主要从事高端酒店、会所等公共空间的设计,黑龙设计/HLD自2001年创立以来先后与HILTON希尔顿、CROWNE PLAZA皇冠假日、SHERATON喜来登、Langham Place朗豪、Wyndham温德姆、InterContinental洲际等国际酒店集团进行了广泛的合作。


荣誉
奖项

先后获得“全国百名优秀室内建筑师”、首届 “深圳十大室内建筑师”(酒店、会所类)、 “全国有成就的资深室内建筑师”、“中国杰出中青年室内建筑师”、“深圳十大先锋室内设计师”和“1989-2009中国二十年杰出设计师” 等荣誉称号,2004年荣膺美国《Interior design》杂志封面人物。2012年现代装饰国际传媒奖的“年度杰出设计师大奖”。德国权威建筑师刊物《Deutsches Architektenblatt》曾报道过他的案例。意大利《DOUMUS》杂志中文版曾将他选入60 CHINESE INTERIOR DESIGNERS。


多年以后,当我坐在玻璃幕墙后的工作台前,俯瞰着中心区石屎森林中最后一个综合体的建造过程,不由回想起上世纪80年代的最后一年的某一天。我带领学生写生,徜徉在栖霞山头的残阳下,层峦叠嶂间一座土色的建筑群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构成感极强的厂房和巨大的烟囱令我十分痴迷。

我未曾预见到日后的情形,也未曾想到会放弃教席和悠闲自在的准艺术家生活,去到一个从未发生兴趣、有些遥远、自古被称为瘴湿之地的岭南,一个刚开发的热土,自此走上了一条与室内和建筑有关的不归路。

  从内地院校而深圳实战

走向这条路的确有些偶然,因为它从不是我的梦想。与同时代的大部分艺术院校毕业的青年一样,我一向迷恋艺术,幼时家里的藏书藏画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南宋画家马远意境深远的山水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在孩提时我就有个野心,希望日后能成为马远那样影响后世的艺术家,虽然彼时正是红旗漫卷、水深火热的文革年代。

对设计发生兴趣是我自己也未曾想到的事,因为我一向喜欢阅读,且看得很杂,除了社科类、哲学类、文学类的书籍,视觉的、造型的林林总总当然也会翻阅。记得有一次在外文书店,我看到了一本《Scandinavian Design》,朴实的原木、精湛的工艺、简约的造型和现代感十足的风格着实让我喜爱。


当时我已在一所学校教书,主要是教服装和染织专业的绘画课程及史论课程,从当时一些有限的资讯中直觉到室内设计的需求将会到来,因此向学校领导建议并最终开设了室内设计的课程,因此而不可收拾。

在一本外版杂志《Domus》看到安藤忠雄的光之教堂的神性表现,更令我找到喜欢设计的理由和莫名感动。

为更有说服力,年轻好胜的我还从有限的资讯中自学了一些室内的基础课程,并且为一些场所做了设计。经常有些南方的朋友会带来一些港台的资料,也算是为我打开了一个应用的窗口。

1990年,一次出差的机会,在内地压抑的氛围中逃身,到了南国深圳,一下就被吸引了,那么蓝的天、那么清新的空气,还有无羁绊的自由和简单的人际关系。

偶然为别人投了一个标而顺利中标,并影响了别人的生活状态,鼓励我在人生路径上做了一个重大的改变,因此,我决定先做一个设计师,一名当时还不多见的职业设计师。

不期然有一天,无锡锦园国宾馆委托我做了整体的室内设计,而这时距我接触设计仅两三年。很快我就辞去工作,只身南下,这其后的发展也就自然而然了。

应该说,我们这一代人真还是幸运,避过了上山下乡的浩劫,赶上了恢复高考,又搭上了改革开放的顺风车,虽然在百废待兴的年代资讯极其贫乏,但我在大学环境做足了知识储备,建立了自己的思想体系,培养了思维方式。

上世纪90年代初以降,由于深圳的特殊地位,接触到全国林林总总、大大小小的各类型项目数百项,从国家级的政府项目、公共项目、办公总部到各类型的酒店和商业场所,在全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这对于当今的年轻设计师是不可想象的。

2002年以后,中国的经济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各种酒店、休闲和地产项目纷至沓来,同样给设计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经常有来我们公司交流的国外同行惊讶于我们项目的规模和数量,期许双方的合作。

与国际酒店管理公司和同行的合作对我们亦是宝贵的经历。如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希尔顿酒店是我们与希尔顿的首次合作,也是希尔顿这个老牌酒管第一次选择本土设计团队,这对我的团队的设计水准既是一种认可亦是一种磨炼,帮助我们采用现代的国际化的方式进行设计思考。同样,与境外一流建筑和设计事务所的合作亦有助我们提升设计管理水平,帮助我们团队实现了国际化、职业化,真正实现了与国际同行的平等对话。

  关于设计与资讯

设计是一件很平常的服务性工作,只是因为在帮助人们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呈现出的创意火花和独特思维令其产生一种高尚的特性,但也仅此而已——他终究是能工巧匠的活儿,偷着机会设计师也可以天马行空,偶尔放纵,但受人薪酬为人干活仍是首要。但反观当下,对“尖叫”(张永和记)形式的热衷和对所谓“标识性”的追求常常使人们忘记了设计的本义。

作为现代建筑设计的规则创立者和设计师,柯布西埃的事迹也许会对我们有启发性,他一生追求简朴的生活,在设计手法上也非常简单纯粹,没有夸张和怪诞,没有昂贵和稀缺,有的只是探求问题和解决之道的初心。他的作品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可以说简朴得无法想象,但他却是一个真正的贵族。

这恐怕也是一个设计伦理的问题,片面给空间穿金戴银或进行炫丽浮夸的设计,本质上都是一种欲望放纵的表现。我一向主张设计应是节制的、单纯的、而不是鼓励铺陈和挥霍,如果说设计师还有更高贵的责任,恐怕也就在此了。

但我并不认为设计都应该像禅修,或像安藤忠雄、隈研吾那样的清癯面孔,像上世纪意大利的皮耶罗——一个与毕加索同时代的设计师,他的领域是全方位的,既是图形设计师、产品设计师、空间设计师、还是艺术家,风格超现实,诙谐幽默,超乎想象。他做得很张扬、上天入地、形式多样,虽去世多年,但是他的产品的生命力仍在延续。

关于教育资讯,如非要做个对比,过去时代的教育和知识结构基本是纵向的、系统的,偏重知识的传承,所以学习和研究的成分多一点。

但是在那样的背景下,商业设计是无法活跃的,太封闭了,当代资讯太少了;现时代完全不同了,信息是海量的,目不暇接,人人都以为每时每刻都有很多的收获,但问题是大部分的东西是一无所用的。

更要命的是,轻而易举的获得使人们丧失了将散布在各处的碎片建立起联系和逻辑关系的能力,只会东张西望,不断捡拾,却不会思考,所以拼贴也就成了这个时代的特征。


  设计培训与大师

太多的创业诱导和致富神话,吸引了许多懵懂的青年,而多如牛毛的培训班更将室内设计淡化为一种简单的技能训练,全然不顾设计的思维及方法,一切的指向均是速成,其后果从目前泛滥的装修项目和水准参差的设计从业人员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没有底线的竞争对设计市场的侵蚀也日益严重。

我并不反对职业培训,但要建立非单纯赢利导向兼有职业操守和水准的培训机制是任重而道远的事,对设计既无热爱亦无才能的从业者少一些也罢。

当下是高速发展的时代,比较急功近利,一切都讲快,快速学习、快速发展、快速致富,所以也是成功学弥漫的时代。

回想起来,我上大学的年代,那时候的大学虽刚经过文革的浩劫,但人文精神尚存。我有幸见过或受教于一些大师,他们一般都很平易,甚至不修边幅,很少滔滔不绝,但他们都很有人格魅力,有那个气场,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那个年代没有今天这样的焦虑感——急于成功的焦虑,所以当今大师们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时,的确也应该清醒,不要搞得像走江湖一样。

我们也日渐清醒地看到,年轻一代的设计师和设计公司对我们的挑战,这本身是件令人兴奋的事,也是推进我们继续前行的一个动力。当然,设计师的使命感和站在国际设计前沿的目标始终是吸引我和我的团队前行的主要引力。

  • 罗劲:建筑应该像从土壤里长出来的一样 罗劲:建筑应该像从土壤里长出来的一样


    在我们的理念中,建筑不是为了博眼球,更不会不顾周边的环境,而是希望把建筑做得好像是生长在这个环境里一样自然、舒适。

  • “坏孩子”苏丹,一个“悖论”的证明 “坏孩子”苏丹,一个“悖论”的证明


    苏丹身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冲突与挣扎。但他不纠结,人格上的独立性,学术上的自觉性,让他面对各种各样“强权”的时候,不虚伪,不做作,不谄媚,不迎合——他让别人纠结。

  • “老小孩”叶铮 “老小孩”叶铮


    叶铮对室内行业发展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他日史书工笔,谈及中国室内设计史,他注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存在。

  • 张明杰,我对世界的抵抗 张明杰,我对世界的抵抗


    张明杰像是一座钟表,每日严丝合缝地按着既定轨迹前行;但其内心又极其渴求突破,努力不落窠臼,闯出一条“张明杰之路”来。

昵称: 还能输入 140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装新网立场。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