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彩官网

最设计本期人物***——中装新网
“玩家”何樾

旅行、跨界,感悟并践行价值设计

在建筑圈,有这样一位“玩家”,他叫何樾。他用20多年的时间玩转了世界各地,脚步甚至抵达南北两极;他热衷“玩”,并将玩到的感悟、玩到的乐趣融入到自己的创作里,以一种开放的心态迎接每一个项目。如今,他还将继续“玩”下去……

旅行、跨界,感悟并践行价值设计“玩家”何樾

经典语录

旅行感悟

随着旅行越多、体验越多,我开始慢慢关注藏在设计背后的价值。在这种追寻当中,也逐渐明白一种质朴的、与情境交融的、能提升心灵愉悦的设计,是符合人性需求的作品,是美的、自然的。

跨界画画

在我眼中,画画也是一种跨界——它会让我沉入到生活的具体当中去,会让我变得越来越细致,这种细致不是琐碎。

价值设计

设计中,保证建筑的美观实用以及践行环保理念等都是一名建筑设计师所要具备的基本条件,但更重要的是,要通过设计来实现项目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有效结合。

设计师
简介

何樾,跨界建筑师。毕业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作为合伙人创立北京一合环艺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以及北京清尚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现任北京丽贝亚集团设计事业部总经理。主要从事全程设计:设计策划,规划,建筑,景观,室内设计。


代表
作品

温州力天汽车梦工厂、天狮温泉酒店、腾讯科技办公项目、深业泰富·清水河国际汽车物流产业园、鲘门风情渔港、上海虹桥国贸天地名车广场、 北京青泉赢睿汽车运动文化公园、昆明泛亚国际汽车城、吉林省车家国际汽车贸易园等。


知名相声演员于谦曾出过一本书,名叫《玩儿》,书中大致描述了他如何玩味生活,如何从生活中寻得乐趣的。这里的“玩”不是玩物丧志,它是一种沉凝的生活态度,一种不为物役的生活情怀。在建筑圈,同样有这样一位“玩家”,他叫何樾。他用20多年的时间玩转了世界各地,脚步甚至抵达南北两极;他热衷 “玩”,并将玩到的感悟、玩到的乐趣融入到自己的创作里,以一种开放的心态迎接每一个项目。如今,他还将继续“玩”下去……

玩转旅行 拎着地球走世界

90 年代末,在夫人的提议下,何樾开始出国考察。在20多年里,他先后游历七十多个国家,脚步遍及五大洲四大洋,甚至踏上南北两极。用何樾自己的话形容,就是 “拎着地球走世界”。期间,他拍摄了大量的摄影作品,对当地的特色酒店进行了一番详细的研究。因为在他眼中,“酒店是一个体验感最强的空间,酒店的设计细节足可见设计师所下的功夫。”

令何樾记忆犹新的是他在希腊居住的一个酒店。因为是度假,他在九点左右来到室外吃早餐,阳光正好不急不慢地从他身后折射下来,拂过早餐台上的早餐,拂过身前静静的湖面,他感到舒适和惬意;再加上有微风徐徐吹来,湖面上那种波光粼粼的难以言状的色彩的变化,他的内心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愉悦。“这种愉悦不是单一空间所能赋予的,它是体验的、互动式的,人在这个空间里有了心灵上的契合。”何樾打趣地说,“摆在身边的西式早餐好不到哪里去,但你就是能够在那份早餐面前,安安静静地打发掉一两个小时,你喜欢那个空间,喜欢周围的环境所赋予你的一切。”

凭借多年旅行的经历,何樾对酒店设计有了更多的见解和感悟。在他看来,中国的“大旅行时代”已经到来,旅游酒店业正蓬勃发展。“传统的仅提供标准式服务的酒店,越来越

难以满足客户更深层次的需求,而以独特体验式文化为灵魂的主题酒店,将成为解决之道。”在他眼中,艾美酒店依据75个节点的“到达式体验”营销策略,大获成功,就是最好的例证。

正因为多年旅行带来的见解和感悟,何樾开始著书立说。在2008年以前,他成功完成《全球30家传世酒店》这部书籍,书中详细地记录了他对这些酒店的感受,无论是空间解说,还是细节描绘,都足见他的细心。何樾坦言,这部书自完成后一直专供内部设计团队参考使用,如今,国内一家出版社催着他出版,他说自己不急于出版,他希望把这些年新得到的见解和感悟重新添加到书中。

重新审视 跨越层序设计

随着旅行考察的次数越多,积淀越多,何樾也开始思考自己做的设计,思考如何在设计中增加体验和互动,如何使消费者在空间中达到一种心灵上的愉悦。这时的他开始慢慢跨越层序设计理念,转而向价值设计探索。

层序设计是何樾早期的设计理念,这个理念来源于他对人类学社会的观察、思考和感悟;这个理念也从寿震华老先生的传统美学和权利美学中得到了有效的印证。寿震华老先生是中国教授级别的高级建筑师,何樾早期的设计生涯颇受他的影响。

层序设计,简单说来就是社会中各个事物、各个人群都有一套相应的秩序和规律。“大到一个城市规划,小到一个酒店大堂的设计,都会有主次之分,层级之别。”设计中,针对不同事物,不同目标人群,会做出与之相应的设计。

但层序设计只是单纯的从空间布局、视觉、造型的角度去做设计。随着对设计的感悟

越深,何樾开始慢慢发现藏着设计背后的价值。

因设计理念变化,何樾也逐渐开始改变旅行方向。“早期,我对欧美发达国家感兴趣,某些材料、造型觉得有意思就会直接拿来用,这是纯粹的拿来主义。后来,慢慢关注设计中的价值,便开始对非洲、东南亚这些具有原始风情的地带产生了兴趣,在这些地方你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观感上的愉悦,不单单是空间造型带来的。”

拓宽视野 深耕价值设计

在何樾眼中,价值设计在注重空间体验与互动的同时,也囊括了方方面面,它既有美学上、文化上的价值,也有经济上、社会上的价值。一个好的价值设计作品,不仅仅是一个产业,更能呈现一种生活。

在温州一个汽车后市场产业园规划设计中,何樾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的价值设计理念。以往,消费者如果不需要买车或者修车便不会前往汽车市场。如何为汽车园区迅速积聚人气成为何樾规划中的重点所在。在一番调研思索过后,何樾将园区的目标人群锁定在年轻人和2-8岁的儿童身上,并针对这两个目标群体分别设计出了爱情产业园和儿童产业园。在何樾眼中,年轻人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群体,也是未来的消费主力,而2-8岁的儿童要来园区则需要家人陪同,无形中就把一个家庭吸引了过来。“当两个目标人群被精准地锁定后,汽车园区就能够得到充沛的客流,迅速地积聚人气。”何樾表示。

整个设计过程中,何樾有效地注入价值设计理念,把生活的功能植入到园区的打造中,让消费者在园区内得到一种愉快的生活体验,从而通过生活带动汽车产业。“这样无形中就把产业和文化融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里,人们在这个空间的体验会越强、互动会越强,这个设计所带来的价值也就更明显。”

何樾表示,消费者在园区内享受生活的同时,有关车的一切需求都可以在其中得到解决,甚至园区还能为那些没有买车或修车需求的消费者提供一个娱乐休闲的场所,久而久之,园区的旅游、品牌价值便会日渐深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去。

在何樾精心规划布局下,成功打造出来的汽车后市场产业园,不仅涵盖了汽车商贸这一基本功能区、也加入了能够提升园区附加价值的汽车商务这一配套功能,包含“新闻会议中心、商务综合体以及汽车教育等配套设施的建设”。除此之外,也建立了能够积聚人气、丰富汽车园区作用的汽车主题文化园,以展示汽车品牌和汽车文化历史;同时,也陆续建立了一系列餐饮娱乐配套设施。规划中,何樾也与时具进地注入“互联网+”概念,通过线上引流、线下体验来实现汽车O2O电子商务功能。

在何樾看来,所有项目的设计需要满足建筑的美观实用以及践行环保理念这一基本前提,在汽车园区设计中,何樾在满足这一基本前提下,通过价值设计为园区实现了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有效结合。何樾表示,“经济价值是该园区的基础所在,只有帮助园区建立了有效的盈利模式并取得经济价值,才能推动社会价值的实现。”

跨界画画 从生活Ta处看世界

有着多年从业经历的何樾,如今更多地把视野转向了生活,这一方面是市场遇冷,承接在手头的项目没有以往那么多;另一方面则是自己有了一项内心喜欢的兴趣,那就是画画。

在9月3日的大阅兵期间,何樾创作了一系列“我爱北京”的画作。画面中,何樾跨时空地与丰子恺产生了一场对话,表达出对新时期美好生活的愿景和感触。何樾表示,“未

来许多画作基本会采取这种形式,通过与古人进行跨越时空的对话,来传达新的理念,新的构想”。

何樾绘画中另一个新颖之处,是他对“万物有灵”理念的传达。在文章《万物有灵之浮游生悟》中是如此描绘何樾画作的,文章道出:“何樾的画作就像是他的小诗一样,源自于对人类、动物与植物之间根本关系的纪录和梳理。如果将他的画当成一张‘肖像’作品,他所描绘的并不是‘外表’,而是‘内在’—— 一个将地球糅合为简单有机的生命体的内在。”何樾相信,世间万事万物都具有灵性,具有“内在”的光辉,哪怕是一粒微小的尘埃。

通过重拾画笔,何樾对生活有了更多细微的观察,比如在创作一个广场舞的画面时,他会细心观察小区周边的商场以及各个场所之间的空间布局和“内在”的联系方式,“画画会让人沉入到生活的具体当中去,它会让你变得越来越细致,细致并不是琐碎。”何樾表示。随着画画中对空间的思考越多,何樾在进行具体空间设计时也便拥有了更敏锐的洞察力。

在何樾眼中,画画是一种跨界,这是他从生活的另一处来看世界,表达这个世界。凭借多样的兴趣,何樾也跨界成为了北京市政府集团采购专家组专家、中国旅游饭店协会酒店设计培训专家、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规划专家以及“svp”公益组织北京创始会员。“正如画画一样,跨界会拓宽我的视野,会让我有更多丰富的经历,这都有益于我的设计和创作。”

如今,已近天命之年的何樾,还像个孩童一样,痴迷于“玩”——潜心地“玩着”设计,潜心地“玩着”跨界,他说他会一路这样玩下去……快活地玩,快活地生活。

  • 王黑龙,不尖叫 王黑龙,不尖叫


    反观当下,对“尖叫”形式的热衷和对所谓“标识性”的追求常常使人们忘记了设计的本义。

  •  罗劲  建筑应该像从土壤里长出来的一样 罗劲 建筑应该像从土壤里长出来的一样


    在我们的理念中,建筑不是为了博眼球,更不会不顾周边的环境,而是希望把建筑做得好像是生长在这个环境里一样自然、舒适。

  •  叶铮  “老小孩” 叶铮 “老小孩”


    叶铮对室内行业发展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他日史书工笔,谈及中国室内设计史,他注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存在。

  • “坏孩子”苏丹,一个“悖论”的证明 “坏孩子”苏丹,一个“悖论”的证明


    人格上的独立性,学术上的自觉性,让他面对各种各样“强权”的时候,不虚伪,不做作,不谄媚,不迎合——他让别人纠结。

昵称: 还能输入 140

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装新网立场。

网友留言